关键字 
年的印记(作者:丁莉莉)

年的印记

丁莉莉

 

正月初一,回老家栟茶拜年。

穿梭于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街头巷尾,走在那悠远古朴的石板路,看着每户人家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,那份亲切与祥和扑面而来。漫步于古镇,在东街的弄堂里我猛然发现地上有很多白色的圆点,整齐而有序地排列着,条件反射般立马拿起手机拍下照片,心中更是满满的疑惑。拿着手机去问88岁高龄的奶奶,奶奶笑着告诉我这些圆点可不简单,那是“年兽的脚印”。原来传说中“年”是一种极其凶猛的野兽,它张牙舞爪、横冲直撞,留下巨大的脚印,但如果看到哪户人家地上有痕迹,便不会再来。这户人家便得以太平,安康。于是大年三十,人们就用小布袋子灌上几个石灰包,在房前屋后投掷,地上就会留下白色的石灰印记。原来这些是年的印记啊,古老的传统,美好的祝愿。第一次听说,颇为新奇,深感有趣。

看着奶奶满头银丝,记忆中那些年的印记也翩然而至。腊月里的忙碌我们这些小孩子是插不上手的,只有一件事除外,那便是蒸馒头,奶奶提前几天就会开始忙着做馒头馅,洗赤豆,熬豆沙,小小的煤球炉子上总弥漫着一股甜滋滋的烟雾。爷爷会把那用糖腌渍的桂花拿出来和到豆沙里,甜甜的豆沙泥又多了一份桂花的香气,感觉整个小巷都沾了这豆沙的光,从巷头到巷尾都这么甜丝丝的。馅的品种自是很丰富的。除了那甜糯的豆沙,还有咸菜馅、萝卜丝虾米馅和糯米馅,味道自然也是不在话下。蒸馒头那一天是得全家出动的,天不亮就老老小小浩浩荡荡出行了,奶奶是极爱干净的,装馅的盆面上都覆着一层提前洗好的纱布,说是防灰尘,可是我们都知道,最重要的作用是防我们这些经常偷吃的孩子们,要不然为啥那装豆沙馅的盆面上总多几层纱布呢。

馒头店里热火朝天,如仙境般烟雾缭绕着,蒸笼堆得有一人多高,馒头刚一落笼我们这些孩子便眼巴巴地看着,凑过去我们是不敢的,因为蒸馒头的大爷会使劲吆喝:“伢儿们别碰啊,烫啊!”等奶奶下令可以尝几个时,我和弟弟妹妹们便叫嚷开了:“我要没有红点的”“奶奶,我要一个点的!”“奶奶,我要糯米馅的,是不是两个红点的啊?……满屋子的热气腾腾,满屋子的欢声笑语。

奶奶年岁已高,早已不再亲自做馅带我们去蒸馒头了,不过大年初一回老家拜年总能让我感受到那浓郁的年味。无论去谁家拜年,长辈们总要招呼我们尝几片云片糕,这叫“登高”,讨个步步高升,生活越来越好的好彩头。长辈们总会将压岁包和两条糕一起递给年幼的儿子,满是疼爱地嘱咐:“吃了糕,学习进步啊!”儿子才没在意说的是什么,觉得只要极其麻利地接过压岁钱去巷口买响炮就对了,一个个朝地上扔早就不过瘾了,抓起一小把,攥足了劲,使劲往地上一掷,噼里啪啦响个不停,小脸上便绽满了得意的笑容,对他来说,年味就在这噼里啪啦中,年的印记便在这过年时可以放肆玩的响炮里。

十多年前,我们便告别了老街,告别了煤球炉,举家来到了掘港。不过过年时那年味是丝毫未减的。为迎接新年,家里里里外外要打扫好几遍,桌子、椅子、从上到下得抹得干干净净,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,这是“掸尘”。干干净净迎春节,辟邪除灾、迎祥纳福。小小的厨房里也时时  飘出炸藕饼、炸肉圆、做扣肉的香味。正月初一早晨,毛巾、牙刷都要换新的,寓意着一切都要从新开始,大年初一的早餐更是一年中最丰盛的,鱼、年糕、馒头、汤圆、红枣……没有一个没有好听的名字,没有一个不寄予着美好的期许。

时光的陀螺旋转,现在的我们总经常听到这样的感叹:过年真没意思。其实,年味一直都在,年的印记一直都在。也许不再轰轰烈烈,但丝丝缕缕中总透着那么一股喜气,也许没那么惊天动地,但细枝末节中总有着平凡的我们那简单而动人的憧憬。

这,就是属于我们的春节,一份浓得化不开的情结,一份永远烙在我们生命中的年的印记。

收藏 推荐 打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