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
阅读新闻

大题不妨小做

[日期:2010-11-30] [字体: ]

 

——《背影》同步作文训练

江苏 王芳

【教学设想】

《初中语文新课程标准》“写作”部分的第5条要求是:写记叙文,做到内容具体。怎样才能做到内容具体呢?其关键之一就是要让学生学会“大题小做”。所谓“大题小做”,就是把大题目作成小文章,选择小的切口,将人或事写细,写实。这也是初中阶段写作教学的难点所在。怎样化难为易?最优的捷径便是借鉴初中语文教材中的经典篇章,在阅读中探究、妙悟、习得写作技法,再结合自己的写作实践,如此反复训练,方能快速入门。苏教版八年级上册的《背影》是朱自清先生誉满文坛的代表作,叙写的都是具体而微的生活琐事、朴实生动的感情细节,用它来教学生“大题小做”不失为上上之选。

【教学目标】

1、感受作者围绕“背影”这个特写镜头描写细节的独特魅力;

2、训练精选一个合适的切口,小处着笔,叙写亲情;

【教学过程】

第一课时 技法探究

1、再读《背影》,探究:

作者围绕“背影”铺陈其事究竟有何妙处?

2、讨论、小结:

第一,一滴水见太阳。亲情, 是有史以来常唱不衰的话题。人们之所以乐写不疲、乐读不疲,是因为亲情不是一个笼而统之、高高在上、神圣莫测只能让人顶礼膜拜、感动莫名的概念,而是切近的、细琐的、实在的、看得见、摸得着的桩桩件件。我们每个人亲历的父母之爱、子女之爱,既有许多相同之处,又有各自不同的故事,这些故事因其同而能打动人、感染人,因其不同而能吸引人、震撼人。所以,历朝历代流传至今的亲情篇章乃有如此众多、如此灿烂。譬如《背影》,朱自清先生精心截取了“背影”来赞美父爱。前后四次点题,虚实相生,疏密有致,可谓做足了文章;而且,着力刻画了父亲过铁道,攀月台,买桔子的背影,用白描的手法,把父亲怎样走到铁道边探身爬下月台,怎样手脚并用攀登那边月台,以及买好桔子怎样艰难地抱回来这一系列动作,一一再现出来,可谓细致入微,不厌其烦。不独如此,其间还穿插了祖母的亡故,家庭的亏空,光景的惨淡,父亲的赋闲,从北京、徐州、南京等地一路写来,看似极写父亲之“迂”,其实着力表现父亲的慈爱、艰难、困顿、忠厚以及对儿子的体贴关怀。试想:如果没有这朴实无华的细节描写,而只是泛泛写来,其艺术魅力又从何而来呢?

(这一点众多教参和辅导书都有提示,学生比较容易理解,故可在学生讨论的基础上加以综合归纳)

第二,反常中显真情。通常我们描写人物往往着力描写人物的肖像、神情等,故有“画眼睛”一说,又有“画龙点睛”一说。朱自清先生为什么不着力刻画父亲的脸庞父亲的神情呢?这些也完全可以拿来大做文章的。为了创新而故意反其道行之?还是因为父亲的背影最有特点?前者现今已无从考证,姑且算有这一因素吧;但后者显而易见是没有说服力的,父亲的背影很寻常,寻常到“混入人群”便“再找不着了”。所以,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开篇点题的那句“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”。为什么最难忘的却是貌似反常的“背影”而非其他呢?细读文本可知,二十来岁的朱自清和父亲是有矛盾的,这从“家庭琐事便往往触他之怒。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。但最近两年的不见,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”等语句中隐隐约约可以想见。显然,朱自清笔下的亲情与我们通常理解的父子情深是大有不同的,至少说年青气盛时的他是未能全然理解和体悟父爱的。再加上成年的大男孩对父母的爱也会比较含蓄,不像小儿女那么外露,尤其是在离别的时候,明知父亲很哀伤,更不会去细看父亲的表情。所以,“我最不能忘记的”只能“是他的背影”而非脸庞,以此为切口,正是真情所至。理解了这一点,我们对于文中的欲扬先抑也会有新的认识:总觉得父亲“说话不漂亮”,“心里暗笑他的迂”都是因为父子间的矛盾和隔阂,这些都是真实的心理体验,而非故意为之。

(这一点较难把握,可安排改写训练,让学生试从背影想像父亲正面的形象,换一个角度来描写细节,比较之下不难发现,惟有特定情境下的特定“背影”最能真实再现这对父子复杂细腻的感情世界。例文附下:)

片断一:

终于,父亲像是和卖橘子的谈好了价钱,他挑出一个很大的橘子,剥开皮,又掰开来,送进嘴里,嚼着,我依稀能看到他稀疏的胡须上下抖动着。好一会儿,他才很满意似地伸手去拣橘子,然后从贴身的衣袋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毛票,数了又数,这才给了卖橘子的。于是抱起一堆朱红的橘子转身望回走了。

身后便是高高的月台。父亲低下头,鼓起腮帮,对着月台的地面使劲吹了吹,再把橘子小心地放在那吹去灰土的地方,接着便像刚才一样,双手攀住月台的边缘,身子微倾着,努力向上抬腿。一阵寒风吹过,父亲肥胖的身躯情不自禁颤抖了几下,显得那么弱不禁风!我忍不住一阵心酸:曾经那个身强力壮的父亲再也回不来了!当我再抬头望时,父亲已经弯着腰站上了月台,他慢慢地直起腰身,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再慢慢地矮身下去,小心地下了月台。我看到他的深青布棉袍上沾满了尘土。父亲拍去身上的灰,很轻松似的,重又捧起那堆朱红的橘子,蹒跚地走向铁道边。我赶紧迎了过去。父亲抬头看到了我,很欣慰地笑了笑,说:你站着吧,当心车子!话音刚落,他突然咳嗽起来,呼吸也变得急促了。那一瞬,我看见父亲的脸和手都红得发黑,一定是寒风冻的吧。望着他那似乎忽然间变得苍老的样子,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……

初二(3) 冯颖慧

 

片断二:

好一会儿,父亲才买好。他转过身来,抱着朱红的橘子望回走。又到了月台边,父亲停了半晌,像是觉得自己不可能再次越过眼前那高不可攀的月台似的。但他还是勇敢地翻过来了!虽然沾了一身的灰,出了一头的汗。

等他终于穿过了铁道,又蹒跚地向我走来时,一阵冷风忽地吹过,父亲似乎打了个哆嗦。他紧走几步,一不小心,脚下一滑,踉跄着,差点摔倒。我赶紧去搀他。他和我走到车上,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。于是脱下黑布小帽,露出湿漉漉的花白头发,豆粒大的汗珠子正顺着凌乱不堪的发丝淌下来。我第一次发现,父亲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起竟然稀疏成这个样子了!脑袋中间完全秃着,油亮油亮的,只有两鬓还像是我印象中的样子,只是比从前又白了几分。我心里一酸,热泪一下子涌上来,便连忙低了头,找出一方手帕要帮他擦擦,他却执意不肯,只淡淡一笑,说:“不碍事,风吹吹就好了。”过一会儿说:“我走了,到那边来信。”

父亲转身走了,他那凌乱的华发在风中不住地颤抖着,渐去渐远,终于消失在人群中,再也看不见了。

我仿佛忽然间明白了:父亲是爱我的!不然又怎么会费那九牛二虎之力却只是为了给我买几个橘子呢?

初二(3) 叶凡

第二课时 同步试笔

 

1、导入:

鲁迅先生说过,写作的方法,不但在作者已经写出的东西中。所有写出来的东西,都只是显示了应该这么写,而要真正懂得写作的门道,还要懂得,不应该怎么写。不懂得不应该怎么写就不会真正懂得应该怎么写。1

《背影》的技法探究告诉我们,从许多片断的材料中,选出最可寄托情感的一点,拿来精心描写,这是作文的秘诀。不但写人叙事如此,即便是抒情文、议论文也是如此。选择切入点,与其取有系统的全体,不如截取偶发的、片断的。因为全体的材料只能给人一个朦胧的轮廓,而片断的镜头方能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。简言之,就是要学会“大题小做”。至于究竟选取什么小的片断,也是大有考究的,不能仅仅是为了角度的新颖别致,其根本是必须服从于情感的表达需要,自己印象最鲜明的才是最适合的、最真实的。

2、试笔:

思路点拨:截取最鲜明的特写镜头,抓住典型细节。如:会说话的眼睛,巧手,驼背,老太太的三寸金莲,脚步,白发……

例文一:

佛肚

双甸镇中初二(3)班 薛韵

爷爷有一个弥勒佛一样的大肚子,虽然这个佛肚对爷爷来说并不是好事,但对我却大有好处。

小时候,我特别喜欢和爷爷一起睡。因为我可以躺在他柔软的佛肚上。那肚子,比我的小枕头还要舒服,我可以侧耳细听他肚子里的动静,“咕噜咕噜”的,很好玩。不过用不了多久,这声音就会被爷爷的呼噜声淹没,这下就更有趣了,一呼一吸之间,爷爷的佛肚极有节奏地一起一伏,时而坚挺,时而绵软,一会儿像珠穆朗玛峰,一会儿似吐鲁番盆地。每晚,我都会这样甜甜地进入梦乡。

长大后,爷爷的佛肚终于渐渐不能承受我越长越大的小脑袋了。我多么怀念那些枕着佛肚入梦的日子啊。爷爷于是又想出了一个新招——用他的佛肚跟我 “斗牛”。我用脑袋使劲儿地顶着他的大肚子,可是他的佛肚像个吸铁石,我顶到哪都摆脱不了他的控制。有时候我明明瞅准了时机,可爷爷要么灵巧地一闪,让我扑空,要么用尽全力将佛肚一挺,把我反弹回来,弹得我头都嗡嗡响。

现在,爷爷的佛肚已经大得不能再大了,不然就买不到衣服穿了。所以我每天多了一个美差,帮爷爷减肥——每天量量佛肚,如果没有减,我会用手背拍打他的佛肚,说“糟糕,又偷偷吃多了吧?”如果明显减了,我会用手指轻弹他的佛肚,夸奖道:“不错不错,再接再厉!”

爷爷的佛肚给我带来了太多乐趣,当然,更重要的是它还增进了我们祖孙的感情呢!

点评:

作者精心截取了“佛肚”这样一个极其富有情趣的小小切入点,据此选择了三个相关片断,按时间顺序一一写来:幼时枕着佛肚入梦,长大后“斗佛肚”,现在帮爷爷量佛肚减肥。尤其是描写佛肚的动静和情状、斗佛肚时的动态和感受,读来十分新鲜。加上篇末的抒情议论,既见祖孙深情,又见童心童趣。

例文二:

泪水

双甸镇中初二(3)班 花铫

提起祖母,我一下子想到的便是她似乎永远无休无止的泪水。

祖母远在黑龙江。时隔四年,我又回到了老家,见着了我那烦人的东北奶奶。

她一见着我们,竟完全不是我所想像的那样笑得合不拢口,而是蓦地泪流满面,失声哭了起来。一边又急急地拉着我的手,拍了又拍,哽咽地:“好哇,孙子——又回来了!”说话中还不停地擦着泪水。弄得我一脸茫然,不知所措。心想:这有什么好哭的?都七十多岁的人了,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爱哭?

再抬眼看她时,她早已忙前忙后地在帮我们提行李了。虽然爸爸再三劝阻,她还是喜滋滋地进进出出,搬这搬那,完全不管那些庞然大物早已远远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。

之后,我便在老家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地玩了一周,她呢,也就无怨无悔开开心心地忙了一周,忙着照顾我们这些远道而回的“客人”。也许是因为祖母照顾得实在太无微不至了,我这个一向没心没肺的傻小子竟然觉得有点儿过意不去了。

第八天早晨五点,我们便要离开了。祖母四点不到就起了床,忙着为我们做饭,收拾行李。到我们临上车时,祖母紧紧地握着我的手,哭啼啼地念叨着:“孙子,别走,再住几天吧——”她只说了这一句,便已经哭得再也说不出话了。瞧着她伤心欲绝的样子,我忽然觉得祖母不再是记忆中那个烦人的东北奶奶了,一种内疚与自责感油然而生。我再抬头看她时,两颗晶莹的泪珠儿正沿着祖母干瘪的脸颊滴落下来,悄然无声地落在了我的手背上。这泪水,浓缩了祖母对我全部的爱,这是一种让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爱啊!一股暖流瞬间从手背涌上我的心头,直到流遍全身。我这个小男子汉也忍不住心里一酸,视线变得模糊不清了……

前几天,祖母打电话来,一定要和我说上几句。虽然聊的都是高兴的话题,可还没说上几句,祖母的声音分明又哽咽起来。我听着听着,依稀又见到祖母那张饱经沧桑的脸,和那一串串肆意奔流下来的两行泪水。唉!我不知何时再能与她相聚!

点评:

作者之所以选择叙写祖母的“泪水”,只因为这是“提起祖母,我一下子想到的”,之所以“一下子想到的便是她似乎永远无休无止的泪水”,是因为祖母远在黑龙江,几年方能一见自己的亲孙子,而且每次相聚又是那么短暂,正合了一句古诗:相见时难别亦难。这种特殊的境况下,祖母给作者留下的还能有别的什么更让人动情的印象呢?所以,作者截取“泪水”来回忆祖母,正是情动于衷的自然流露,绝非刻意的编撰,故而读来感人至深。

3、总结

    程千帆教授曾经说过:“初学而不事模仿,则不得其门而入。”仿写,是一种最容易实现迁移的训练形式,由仿到创是习作者掌握技能的一条普遍规律。所以,读写结合的训练很有必要。当然,训练的形式是多样化的,除了仿写,还可以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尝试续写,或者写读后感等等。长此以往,必定能从中窥得更多的写作秘诀,并为我所用。

 

【教学反思】

读和写本来就是相辅相成无法割裂的整体,如果我们在每个单元的教学中都能围绕作者选材、构思、立意、表达的匠心有意识地引导学生进行阅读探究,一定可以从中悟得更多的写作理念、窥见更多的写作技法,在此基础上,联系自身生活,更容易放飞思维、打开思路,写出真实而鲜活、朴素而新颖的佳作,从根本上提升写作的境界。

 

226404 江苏省如东县双甸镇初级中学

15062727966

Yxyr0402@163.com



1 鲁迅《鲁迅全集》第六卷,人民文学出版社,2005年,第321页。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王芳 | 阅读: 次 | 关闭 |
相关新闻